adc影院0adc年龄确认在线

无常说林萧的身世非常神秘,自古王前殿的传人便身负诅咒,但凡跟他有关系者,都会深受影响,越是亲近的人这种影响越是严重。

然而南宫锦并非因为害怕自己受到牵连才非要跟林萧离婚。

据无常说,王前殿传人的妻子受诅咒的影响尤为强烈,她的存在会让林萧承受更大的苦难。

若是换作其它人,根本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,偏偏南宫锦对诅咒一事有过了解,她小时候就听母亲说过关于诅咒的事情,的确存在于世间,那是一种虚无缥缈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磨难。

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。

南宫锦在与林萧的相处种种中,的确感受到危机重重,最近林萧更是屡屡受伤,险象环生,她真的怕有一天,林萧因此而殒命。

哪怕心里再有不舍,南宫锦都决定不能继续误入迷途,如果自己的离开可以换取林萧的平安,那么她自认无怨无悔。

南宫锦表现的很决绝。

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,林萧数次想跟南宫锦谈一谈关于离婚的事都被拒绝,双方的关系似乎瞬间跌入冰点。

又一次在集团办公室吵架之后,林萧愤然离开,直接摔门而走。

南宫锦强忍着即将掉落的眼泪,快速走到落地大窗前,看着集团楼下疾步而行的林萧离开,心仿佛一下子变的空空荡荡。

“阿锦啊,这是何苦呢。”

清纯的长发美眉眼里仿佛有光

南宫伏虎不知何时走了进来,摇头苦笑道:“那疯女人跟说的那些当不得真,这是在自己折磨自己。”

“爷爷!真不真比我更清楚,我妈是怎么死的?真是自杀吗?”南宫锦红着眼睛,泣声道,“她是为了保护我,那种邪恶的诅咒太可怕了。”

“林萧不是一般人,他——”南宫伏虎犹豫了下,把到了唇边的话又咽了回去,“总之这样的决定太草率,们明明互相爱着对方,何必要搞到今天这一步?”

“爷爷!别说了,我意已决!”南宫锦果断地擦掉眼泪沉声说道。

“哎!”南宫伏虎拗不过他这个孙女,又不能跟林萧说什么,心里憋的要命。

“爷爷,安心养病,我的事不用管了。”

南宫伏虎瞪她一眼:“我不管谁管?哼!总之这件事我不会同意的,们想离婚?没门儿!”

当初南宫伏虎一力撮合林萧与南宫锦,如今更不可能轻易放弃,他决定把这个所谓的诅咒搞的清楚明白,彻底解决南宫锦的心病。

爷孙俩话不投机,南宫伏虎气呼呼地走了,他被迫退役之后,一直不想去打扰过去的部属,今天决定豁出这张老脸请人帮忙,查清楚王前殿这个势力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。

南宫锦却一个人悄悄从后门离开,躲过了老张的跟随,一个人驾车来到城郊一处香火鼎盛的庙里。

寺庙香火旺盛,每天来烧香拜佛的虔诚信徒不少。

过去很少来庙里烧香的南宫锦,今天却万分虔诚地带着一腔疑惑,恭敬地跪伏在大雄宝殿之前,双手合什嘴里念念有词。

“佛祖,请您保佑林萧,让他远离苦难,永不受诅咒折磨,我愿意付出所有只求他平平安安!”

林萧很苦恼,一个人躲在小饭馆里喝闷酒,他实在不理解南宫锦为什么会突然提出离婚。

“老大,怎么一个人喝闷酒?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浪言突然出现在饭馆里,手里拎着一瓶酒,轻轻放在桌子上。

“没事!”林萧面前已经放了两瓶空的二锅头。

“来,一起喝点!”浪言把高梁白打开,他们就喜欢喝这种廉价又好喝的酒。

“怎么跑来了?”林萧抬起醉醺醺的眼睛看他,眉毛挑的老高,“王朝村的事都办妥了?”

“放心吧!”浪言坐到椅子上,直接把林萧的杯子倒满,“那帮老家伙,刚开始嘴硬的很,没人承认与王风有关系,我当场打断一人的腿,马上都老实了。”

“嘿——”林萧冷笑道,“那帮家伙不能给他们好脸,要不然以后会给阿锦添很多麻烦,派人在王朝村盯着点。”

浪言瞥一眼林萧:“听说,嫂子要跟离婚?不会吧,俩玩什么呢?”

“我怎么知道?”林萧翻个白眼,“莫名其妙的。”

“嘿,女人就需要去哄,多说几句甜言蜜语什么事都解决了,最好在捧上一大束玫瑰花送到面前,保证嫂子破涕为笑。”浪言对付女人最有经验,笑嘻嘻地给林萧出谋划策。

“这次不一样,我觉得她是认真的。”林萧眉头紧皱,“找不到根本原因的话,估计很难说的通她。”

“这种事我也不好帮忙,总之自己看着办!”

浪言也不好多劝,两夫妻

之间的事本来就很复杂,外人无法插手,作为兄弟,跟老大多喝几杯才是正经事。

两人推杯换盏,很快浪言带来的高梁白喝光了,林萧让老板再送两瓶白酒过来。

没多久,两人桌子上就堆了七八瓶白酒,喝的老板眼睛都直了,他还没见过这么能喝的牛人。

喝到半夜九点多,老板突然急匆匆过来,歉意地笑道:“两位老板,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该关门了。”

“怎么,怕不给钱?”浪言翻起通红的眼睛瞟他一眼,“喝多少酒,付双倍。”

“不不不,不是这个意思,”老板小心翼翼抬头看了眼门口,“一会儿有人来收保护费,我怕吓着们,还是先走吧。”

“收保护费?”林萧本来就气不顺,一听这种事马上不耐烦地抬起头,“最大的流氓头子向五不是已经倒台了吗?现在的镇南,还有谁敢干这种事?”

“哎,没了向五就会蹦出个向六,这种事哪有个尽头?”老板苦笑一声,“们还是快走吧,让那帮小子看见,怕们吃亏。”

浪言一拍桌子,借着酒劲叫道:“老板!我帮出头,我倒要看看,今天谁敢来收什么狗屁保护费。”

“啊?,们别给我添乱了,快走吧,到了十点,想走都走不了,郭天的势力比向五还要强,最近更是变本加厉,我们小老百姓哪有说话的份?”老板急的直冒汗。

饭馆里其它客人都走了,就剩下这俩人,没想到这俩还是愣头青,明知有混混来收保护费还赖着不走,明显喝高了不明白天高地厚。

“郭天的人?”林萧眉头一皱,看向浪言。

“这个郭天,越来越过份了啊,连南龙集团周边的地盘都敢动。”浪言冷笑道,“今天就让这帮小子涨涨记性。”

Tagged with: